[自留习作园地]

世纪的辩论

小 鹰

引言

一、亚伯拉罕·林肯总统的历史文献

甲、感恩节宣言,1863年10月3日。
乙、葛底斯堡演说,1863年11月19日。

二、是“社会主义”,还是“人道主义”?

三、嘴脸与灵魂

......


X、约翰·连侬《这是圣诞节》的歌词,并链接歌曲。


引言

自建国以来,美国社会有过两次大的分裂。

第一次是1861至1865年间,以保持国家统一及废除奴隶制为主旨的“南北战争”;四年多的战乱,双方共死亡62万多,伤残达几百万人。

第二次是2020的总统大选年,全国有8千1百万人投了拜登,7千4百万人投了川普,几乎全民卷入。虽然最后拜登,以306对232,高票胜出,但选战丑恶,官司连连,至今川普和不少川粉仍不认输,民众双方对立严重。

这一年又值新冠肆虐,由于川普政府的反智与放任,仅仅不到一年的功夫,美国已有1千7百万人感染,32万人死亡。

从选战和抗疫这两方面来看,至今美国仍处在“战事”之中。

在第一次分裂期间,为了尽快结束战争,统一共和的美国与民心,林肯总统于1863年曾发表过著名的 “葛底斯堡演说”。他这样郑重地宣称:

我們的祖先在這大陸上建立了一個新的國家,它孕育於自由,並且獻身給一種理念,即所有人都是生來平等的。

要使這個國家在上帝庇佑之下,得到新生的自由──要使那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不致從地球上消失。

而在同样著名的“感恩节宣言”中,他又诚恳地呼吁:

向我们在天上的天父祈祷和感恩。我也建议美国人民,在对上帝这样非凡奇妙的赐福而向天父献上感谢祭时,也谦卑地为我们国家的堕落与悖逆悔改。对所有在这场无法避免的悲惨内战中成为寡妇、孤儿、送葬者或受难者的,祈求天父温柔的看顾。强烈地恳求全能的上帝尽快伸出恩手医治和修复这个国家,使国家符合神的旨意,以致享有完全的和平、融洽、宁静与团结。

林肯总统的这些中肯的话语,为我们,在原则上指出了,如何解决美国社会今天面临的分裂危机。

向天父祈祷和感恩,并认罪悔改,是基督教的基本原则。林肯的谦卑与虔诚、深邃和睿智,比起那些“要摇动上帝的手”来达到己愿的职业福音派狂妄庸人来说,真是天差地别。

而基于“人道主义”“所有人都是生來平等的”建国理念,正是林肯总统最终赢得全美“人心归向”的缘由。

其实,美国今日的分裂,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延续了百多年“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阴魂在作怪。而一些华人“精英”更是“推波助澜”,说什么“平等”多了就会不“自由”,“自由”多了,就会不“平等”;由此,又来划分“左派”和“右派”,滔滔不绝,迷惑了许多人。(参见:小鹰,《对秦晖教授“自由平等”观的异议》,2016年12月,http://www.azcolabs.com/xy_qinhui.html)

一些华人习惯了强人的独裁统治,面对分裂,他们不是以捍卫“正义、公理,民主与自由”为原则,相反,居然能提得出“为川普而战”这样誓死效忠某个人的口号。

究竟是什么力量使得川粉如此忠心?那得问红卫兵,当年是“谁反对毛主席,我们就打倒谁”,现在是,谁要让川总不爽,我们就齐声唤:“Lock him/her up!”,“Fire him, Fire her!”,口号声“捍天动地”,如出一辙。

愚昧又狂热的群氓乃独裁之台柱,这话是不错的。

又有一些人坚称这次选举是“一场非法政府的政变”,鼓吹川普实施戒严令(Martial Law),就是军事管制,要在他输了的摇摆州强制重新投票选举 ,并坚信美国军队是“在向自己的统帅和宪法表示无限忠诚”;甚至,进而主张“快刀斩乱麻”,干脆实行“大搜捕”,把拜登等“白左”统统抓起来!

──“对伟大领袖无限忠诚”?这是多么熟悉、又多么恶心的话语啊!

他们最不能理解的就是,为什么在美国,军队与警察,FBI与CIA,和媒体与司法一样,都是独立的力量,而不是什么“君主”的家丁护院?为什么他们不是党派政治的工具,居然可以不受任何党派的辖制?

可以说,这些人根本不认识林肯和罗斯福,不懂得什么是共和与民主,不知道什么是君子和小人,不能分辨高尚与卑鄙、光荣与耻辱,甚至不辨善恶、美丑、忠奸、正邪、及好歹。

一句话,这些人不懂美国,就在于此。他们人来了美国,头脑和行为还停留在毛文革时代!

不过,更多的华人投了川普一票,只是出于自己许多糊涂观念,加上长期囿于微信群内,不看英文主流媒体,又不能独立思考,只听少数铁杆川粉“危言耸听”的说教,以及被他们制作的伪视频,假消息忽悠,以为真是“世道大变”、“‘社会主义’就要摧毁美国了”,“末日来临”、非信川普是救世主不可。我想,这些人一旦摆脱了川普邪教(Cult)的思想控制,看到真相,并晓之以理,他们是会“幡然悔悟”的。

当然,对这两种人来说,世界观的改变都不是容易的事。既然百年前“南北战争”的阴影犹在,五十年前的“毛泽东思想”仍阴魂不散,那么,一点也不奇怪,我们现在面对与“川普主义”(Trumpism)的斗争,将还会是一场持续“世纪的辩论”。

本文将就大选中遇到的一个个具体问题分节来谈,有些内容笔者曾与若干理性川粉友人交流过,当时是有感而发,现在再作整理思考,成熟一个,写一节,并欢迎辩论指正。

无论如何,林肯总统的“葛底斯堡演说”及“感恩节宣言”仍可用作我们今日解决纷争、修复裂痕的指导思想,所以,我把它们的全文作为第一节,或是以为序。

此外,2020又是摇滚乐手、披头四 (the Beatles)之一,约翰·连侬 (John Lennon),去世40周年。1980年12月8日,他被人射杀在纽约公寓附近。1971年他和妻子Yoko曾创作并录制反战歌曲《这是圣诞节》,后来成为流行的圣诞歌曲。

在歌中,对老人和孩童,对弱者和强者,对穷人和富人,无论远近或是亲疏,无论肤色是黑、白、黄、红,他都祝愿道:让我们停止一切争斗,圣诞节快乐!他又唱道:这世界是如此不公,现在战争已经结束,新的一年即将到来,让我们有个好的开始罢,愿不再有任何恐惧。

这才是圣诞节的精神。

1980年12月中的一个雪夜,我在麻州的大学校园里遇到一位年轻人,他站在黑暗和冷风中,为哀悼连侬去世募集签名。我签了一名,此後,我便更加留意连侬的这首歌,每当听到它,便总是记起那个风雪之夜和那个忠诚又热心的年轻人。

我现在仍旧喜爱这首歌,因为她的精神切合现实的需要;不过,原词中最後一句:War is over Now,与现状略有不符,现在是丑恶的选战已近尾声,但战事仍远未结束。

为纪念这位可敬的歌手,我把他的英文歌词放到最后,作为第X节,或是以为跋。

写于2020年12月23日

(返回目录)


一、亚伯拉罕·林肯总统的历史文献

甲、感恩节宣言,1863年10月3日。

正接近尾声的今年,我们享有丰收的土地与美好气候。对这些我们每日享受的慷慨赐予,我们很容易忘记它们源自何处,这是全能上帝的供应。上帝的巨大力量,即使是刚硬的心都会被穿透软化。

虽然非常严重与艰苦的内战已引起了其它一些国家的挑衅。但在这期间,国家间的和平得到了维护,秩序得到了维持,法律得到重视并遵守。除了这些军事冲突的地区外,其他地区都能和睦。因着陆军与海军的努力使战区正在大大地缩小。

虽然许多财物与力量从和平的地区提供给战争的需要,但这并没有抑制农业发展和我们地域的开拓。铁和煤矿与贵重金属的矿物产量比以往更多。尽管在战场有人员损失,国家人口仍稳定增长,人民为国家的实力与活力的提高而欣喜,期待未来将有更大的自由。

人类的忠告或凡人之手无法产生这些伟大的成就。它们是至高造物主恩慈的礼物,主即使为我们的犯罪而发怒时仍显出怜悯。

对我而言,这些应该被全体美国人民一心一意、庄严地、恭敬地、感激地献上感恩。我因此邀请全美各地、海上以及居留外国的同胞们,将下个月11 月最后一个星期四作为感恩的一天,向我们在天上的天父祈祷和感恩。我也建议美国人民,在对上帝这样非凡奇妙的赐福而向天父献上感谢祭时,也谦卑地为我们国家的堕落与悖逆悔改。对所有在这场无法避免的悲惨内战中成为寡妇、孤儿、送葬者或受难者的,祈求天父温柔的看顾。强烈地恳求全能的上帝尽快伸出恩手医治和修复这个国家,使国家符合神的旨意,以致享有完全的和平、融洽、宁静与团结。

亚伯拉罕·林肯

[附] 1863年3月底全国祷告日,亚伯拉罕·林肯总统的祷告辞:

建立依靠全能上帝之心和谦卑痛悔之灵是每个国家和个人当尽的责任;他们当存着这样一个坚定的盼望:真诚的忏悔将带来怜悯和宽恕;他们当认识圣经里所宣告的,并被历史所证实的一个至高真理,那就是:尊崇上帝的国家必蒙祝福。我们都知道按着这位至高者神圣的律法,不管是国家还是个人,我们都本应当受到惩罚和整治。难道我们不相信这场使土地荒凉、性命失丧的内战之灾是对我们放肆之罪的惩罚吗?作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我们当悔改在上帝面前。

我们曾经接受过来自天上的丰盛祝福;我们享受了多年的和平和昌盛;我们在人数、财富和国力上的增长都是其他任何的国家所无法相比的。然而,我们却忘记了上帝。我们忘记了那曾保守我们和平,那使我们人数加增,又赐予我们财富与力量的恩手,我们被心中的虚假所欺骗,以为所有的这些祝福都来自于我们自己超人的智慧和美德。我们如此陶醉于不断的成功,沉迷于自我满足,以致不再向那创造我们的上帝祷告。

我认为我们应该做的是:全地美国人民当以庄严、恭敬和感恩的心,同声合一地承认上帝的作为。因此,我恳请全美各地的每一为公民,包括那些旅居海外的美国人,把十一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四作为“感恩节”来庆祝,赞美我们那居在天上的仁慈之父。

(返回目录)


乙、葛底斯堡演说,1863年11月19日。

八十七年以前,我們的祖先在這大陸上建立了一個新的國家,它孕育於自由,並且獻身給一種理念,即所有人都是生來平等的。

當前,我們正在從事一次偉大的內戰,我們在考驗,究竟這個國家,或任何一個有這種主張和這種信仰的國家,是否能長久存在。我們在那次戰爭的一個偉大的戰場上集合。我們來到這裡,奉獻那個戰場上的一部分土地,作為在此地為那個國家的生存而犧牲了自己生命的人永久眠息之所。我們這樣做,是十分合情合理的。

可是,就更深一層意義而言,我們是無從奉獻這片土地的──無從使它成為聖地──也不可能把它變為人們景仰之所。那些在這裡戰鬥的勇士,活著的和死去的,已使這塊土地神聖化了,遠非我們的菲薄能力所能左右。世人會不大注意,更不會長久記得我們在此地所說的話,然而他們將永遠忘不了這些人在這裡所做的事。相反,我們活著的人應該獻身於那些曾在此作戰的人們所英勇推動而尚未完成的工作。我們應該在此獻身於我們面前所留存的偉大工作──由於他們的光榮犧牲,我們要更堅定地致力於他們曾作最後全部貢獻的那個事業──我們在此立志誓願,不能讓他們白白死去──要使這個國家在上帝庇佑之下,得到新生的自由──要使那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不致從地球上消失。

(返回目录)


二、是“社会主义”,还是“人道主义”?

2020年秋,美国总统侯选人辩论时,川普攻击拜登的主张是“社会主义”,这也是许多川粉挺川的一个重大理由。

最近看到BBC中文网记者蒙克采访政论家何清涟的报道(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55121422, 11/29/2020),她谈到美国大选后的政治分裂时,为了附庸川普的“社会主义”一说,更做了具体的群体分析如下:

民主党的基本盘现在由“无、知、少、女”组成。现在,知识群体(媒体业与教育系统)因严重左倾其中大多数支持民主党,“无”完全成了福利族而非低薪工作阶层,“少”囊括的三个“少”,非裔的三分之二、拉丁裔的一半以上;性少数群体中的多数;青少年当中的信仰社会主义者,民主党基本成了一个社会边缘化群体和科技、金融大佬结合、知识群体(60%左右)结合起来的一个党,而共和党则成了一个由尊重法律与秩序的中产阶层、中小企业主、制造业工人组成的党。

现阶段,美国民主党的选民结构堪称世界上独一无二:科技、金融精英等巨富为顶端,他们是全球化的净受益者;大学、研究机构的左派知识人为中端,主体是国家财政供养的教育产业从业者与工会上层、警察之外的公务员群体;各类社会边缘人群为庞大的底端,只需要福利,以及现在从事街头活动的金钱。这个党现在不需要用政策来吸引美国的选民,以意识形态与金钱作为主要动员力。近30年来美国严重左倾的教育(从K12到大学)培养出一代信奉共产主义的青年,将成为民主党未来的票仓。

这位“老到妇人”首先以一句“无知少女”来轻蔑地调侃弱势边缘群体,并给他们戴上“吃福利”、“左倾”,甚至“信奉共产主义”的红帽子,非常吓人;接着又东拉西扯、逻辑混乱地“解释”了为什么地位优越的“科技精英”、“金融大佬”、“知识群体”、“公务员群体”等,竟然会和这些“社会边缘化群体”搅和在一起,成了民主党的支柱?

何清涟的说法相当唬人,亦令人费解。我以为,这原因就在于,她在概念上,把“资本主义”社会推崇的“人道主义”,混同于共产党主张的所谓“社会主义”了。

这里,我不去抠这些“主义”字眼的定义,先举个例子来说明。

今年四月,国会通过对抗新冠疫情的紧急救助案,给年入少于15万美元的家庭每人$1200的资助。这是“社会主义”,还是“人道主义”?我不知道,但肯定是大好事。年入15万的家庭,没有它多半也熬得过这几个月,而对许多底层的人来说,这就是救命钱、救房钱和救车钱。我想,没有一位痛恶“社会主义”和“政治正确”的川粉不笑纳的,除非他很阔,没资格领受。

此外,在美国做新冠病毒测试,对所有人,包括非法移民在内,都免费,对一些没有医保的患者,甚至连治疗都免费,现在要注射的新冠疫苗,也全部由政府买单。相反,在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大国,疫情中人们既无任何经济补助,强制的测试和隔离又均需自费处理,且价格不菲,这对大多数人,尤其是对“低端人口”和没有医保的人来说,压力就很大。

不错,美国也有相当多的贫困人口,据美国农业部估计,现在有5400万美国人在饥饿线上挣扎,比2019年上升了45%。然而,为民主党和共和党先后经营已久的社会,历来就有各种社会保障和贫困救济的措施,全国各地也都有各种慈善机构对有需要的人提供免费食品或午餐,拿了就走。尽管有些地方要排几小时的队,才能领到这些救济食品,但自疫情以来,还没有听说美国有饿死人的事。倒是红色“社会主义”的农业大国曾经饿死过几千万人,尽管到现在GDP已远超日本,多年来偏僻农村和山区还是有许多小学生吃不上午饭,真是匪夷所思。

所以说,谈论“社会福利”,并不就是什么主张“社会主义”的问题,也不是共和、民主两党政策的差别,而是“人道主义”与“专制统治”的根本对立。一些自以为“我从中国来,我知道什么是左派和社会主义”的人,应当认真考虑一下这个区别。

当然,具体做起“社会福利”来,这条线怎么划,就很复杂。划得太低太滥,的确就培养懒汉吃福利。而民主党总统初选候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以“人道第一”为竞选口号,主张无论经济状况如何,都要给每人每月发1000美元作为基本收入,他鼓吹推行这种“粗陋的平均主义”更是对“人道主义”的歪曲和亵渎。

但与此同时,值得讽刺的是,在美国富有的华人子女让父母另立门户,去吃政府福利救济的倒是大有人在。他们这样地“身体力行”,可能与他们经过毛时代的“共产主义教育”不无关系。调查一下这些“白富美强”的一群华人自己对大选的政治态度,倒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这里的“白富美强”是针对“无知少女”的反调侃,其中的“白富美”是借用大陆的一句流行语,而“强”是“以强凌弱”或“强词夺理”之谓也。比如,何清涟在躲避记者蒙克的一个很好的问题不谈时,就是如此。

记者:你前面提到的美国的“共产主义青年”是否该加引号?毕竟在美国政治光谱里的左翼,或中文里的“白左”跟传统意义上的共产主义有根本不同,他们不可能有相同的经济和政治主张,诸如生产资料公有制,阶级专政之类的内容。

何清涟所答非所问,胡搅蛮缠,却给人硬戴红帽,贴标签,形同麦卡锡时代。美国主流媒体那麼多报刊,电视台,那麼多的记者,那麼多的年轻人,那麼多的“科技、金融精英等巨富”,在美国本土生活了几代,不知被什么神奇的力量左右,智力一下子变得都不如来美几天的华人,都看不透美国的问题?更不用说许多资深传统的共和党人了,反倒要由受过正统“共产主义教育”的一些华人大嘴来指导美国政治?听起来非常荒唐!

这里的答案在于:“人道主义”是西方国家价值观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人生而平等”(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纳入了“美国独立宣言”之第一条,是美国立国的根基。许多华人移民川粉,没有受过这方面的教育,不懂得这一点。倒是他们在这里出生和受教的孩子比他们的父母要开明与善良,有同情心,不赞成川普的专制与霸蛮。

顺便提一下,在发放疫情救助之前,川普的拍马财长建议,在支票上要印上川普的签名,川普立刻欣然采纳。为加印他那地震仪记录图式的签名,又耽搁了几天,才能发出那对很多人是“雪中送炭”,是救命的钱。你说这是什么行为?那钱是川普的吗?这都是纳税人自己的钱啊!

你瞧,他不用花一分钱的竞选经费,却收到全国竞选广告的效果:“收到支票的人,请记得投我川普一票!”──商人总统多精啊?

川粉最喜爱用的一句对劣行辩护词就是:“川普没犯法!”──没错,严格来说,这还算不上是“贿选”,他不过是“雁过拔毛”、“假公济私”罢了,果然不愧是个Quid Pro Quo (something for something) 的老手。

但这究竟又是什么“主义”呢?它到底是“政治正确”,还是“政治不正确”?一谈到“政治”和“主义”,我还真有点糊涂了。或者,说白了,干脆就是“川普第一”吧?

写于2020年12月7日

(返回目录)


三、嘴脸与灵魂

1月6日2021年,新年伊始,在华盛顿DC上演了一场未遂政变的丑剧。这个突发事件,让我看到一些难看的嘴脸与丑恶的灵魂,不得不中断原定的写作序列,先插入这一节。

说它是一场由川普煽动的叛乱,一点也不冤枉他。

11月3日2020年,川普高票输掉了总统大选,他死不认帐,一口咬定选举有作弊。此後两个多月来,他要再计票,州政府就花几百万美元,一而再三地重新计票;他说机器作假,那就依他人工数票;还是数不出令他满意的票数,他就发动60多个法律诉讼,从地方法院一路告到最高法院;实可谓竭尽了一切合法途径来撒娇、撒泼、撒赖。与此同时,川普又实施各种形同黑社会的肮脏手段,对从地区监票员到州务卿等各级选举官员,迹近流氓般地威胁利诱,非要他们多数出他指定所需的11780张投川普的票数来不可,或者,干脆公然要他们直接篡改选举结果记录,但都不得逞。

1月6日国会依法进行最后核实各州选举人团认证的投票结果时,他在白宫外,躲在防弹屏後面,向招聚来的川粉公开演说,直接对正在主持核实仪式的副总统彭斯喊话,“如果你不做你当做的事(指拒绝认证),我会非常失望!”他鼓动川粉们立即到国会山去(“going to the Capitol”,“We’re going to walk down Pennsylvania Avenue”),“在那里显示力量”(“You have to show strength, and you have to be strong”),“要武嘛!”(“will be wild”,“fight much harder”,“ fight like Hell”)。他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甚至叫嚷“让我们以格斗来审判!”(“Let’s have trial by combat”)而川普在演讲中还许愿般地撂下一句“鼓舞”的话,“我会和你们在一起。”(I will be there with you.)

然而,演讲完毕,他并没有与被挑动起来的川粉们一起冲向国会山,而是钻入防弹座驾,一溜烟朝相反方向回到白宫,在那里观看电视的实况报道;看到拥川暴徒们的冲杀场面,他的儿女们手舞足蹈,喜笑颜开。

成千头戴红帽的“红卫兵”冲入国会,仗着“我爸是李刚”,有川总罩着,为所欲为。一路打砸抢,殴打、杀死警察,赶走议员,中断议会对拜登当选总统的核实程序。

他们在国会里拿着绳索和手铐,高呼“绞死彭斯!”、“南希在哪里?”令人想起文革中红卫兵和造反派批斗走资派时,狂吼“油炸火烧”、“砸烂狗头”等行径。

那时,川普只是在白宫里看笑话吗?

不,他没闲着。

下午两点多,就在暴徒攻入国会时,他正打电话给阿拉巴马州新当选的共和党参议员,要他尽量拖延时间,阻止国会核实程序,最好能拖到第二天,就有希望翻盘,他是指望暴徒们得逞。不过,这个电话打错了号码,打到犹他州共和党议员Mike Lee的手机里。到了晚上七点,朱利安尼又打来,当时议员们正在隐蔽隔离中,Lee无法接电话,朱利安尼就留了以上录音,后来内容被CNN获悉,披露了出来。这是川普们干扰宪法程序,现场指挥政变的证据。除了阿拉巴马州那位菜鸟议员之外,川普还打给了谁?都布置了些什么非法活动?事先又有什么勾结?还有待进一步查证。

总之,这些情节“精彩”,以后可以拍一部电影“川普在一月”,类似苏联名片“列宁在十月”。

没错,十月革命的“攻打冬宫”是列宁发动的一场颠覆克伦斯基临时政府的政变,1/6/2021川普唆使暴徒攻打国会大厦,则是一场要推翻美国宪法和政府的政变。他像《水浒》中的泼皮牛二一样,强行索要那不属于他的东西,违反民意和宪法,非要继续当总统不可。

这是一场性质严重、证据确凿的未遂政变,因此议会以“煽动叛乱罪”(Incitement of Insurrection)第二次弹劾这位川普总统。

历史是一位伟大的作家和出色的导演,在重大时刻,她总会将各色人等──上至总统、每一位国会议员,下至社会上的凡夫俗子,以至你我周围的同事、熟人、教会与家庭成员──的灵魂,无一遗漏地、充分地表现在他们的嘴脸和言行上。从那里你不仅可以读出他们的政见和动机,他们实在喜欢些什么?主张些什么?倾向于什么?以及为什么?更可以窥察每个人(包括自己在内)的人品与道德,例如,面对真相和谎言,人们会如何抉择?又会怎样矫情与狡辩?──“良心的拷问”不是讥讽一句“政治正确”就能轻易逃脱得了的。

因此,我在密切地注视和思考这部史书中的每一位人物。

例如,郑义在欢呼这场暴乱时,他也感到事情有点不妙,便说“有人举证,率先冲进去的有安替法。那末,是希特勒制造的国会纵火案?”但又拿不出任何证据,只好以这种“道听途说”来模糊事件的性质,妄图暗示这场暴乱是白左“安替法”(Antifa)要嫁祸川粉的栽赃行为。

他要“为川普而战”,要军队“向自己的统帅和宪法表示无限忠诚。”在精神和言语上,他恍如回到了文革年代的“誓死捍卫红太阳!”,“无限忠于毛主席!”的那种“热血沸腾”。

还有人也不着边际地大谈当年“国会纵火案”的细节,却不顾现场铁的事实。这和那位女律师悉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一样,拿不出任何根据来证明投票机作假,只好来回说委内瑞拉政府选举时的作弊。这类“所答非所问”、“顾左右而言他”的“论证”的手法,居然忽悠了许多川粉,以致至今还坚信不疑那么多的州都“偷了”川普“胜选”的结果。他们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人和事,因此还在为川普受到的“不公待遇”捶胸顿足,如丧考妣。

1月8日李南央公开写信给川普表示效忠,她嫌现有的共和党议员们不够忠诚。读了她那杀气腾腾的“放弃与重建”共和党,甚至要修宪的狂妄建议,我立刻想到1927年蒋介石的“四·一二”事变和清党,想到1934年希特勒清除异己的“长刀之夜”(Night of the long knives),想到卅年代斯大林对“反对派”的政治大清洗,想到毛泽东,从延安整风到文化大革命等历次政治运动,对党内外异见人士的整肃与迫害。

李信中充满了“一个政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专制独裁口吻。孰不知,“川普主义”(Trumpism)并非共和党的理念,它分裂了美国,毁了共和党,共和党应当清除的反倒正是这些党的劫持者。一些人为独裁者效忠,一辈子要当两次“红卫兵”,还不过瘾,真够可以的。

更有甚者,力刀竟把川普捧为在十字架上受难的基督耶稣,把彭斯比作出卖耶稣的犹大,哀嚎般地膜拜假神与邪灵,这是对圣灵最大的亵渎。他真不愧是一位川普邪教的忠实信徒。

美丽的诗和散文是要用诚实的心灵来创作。如果妄顾事实,先把屁股坐定在川普的谎言上,然后用屁股随心所欲地来指挥头脑──如果说还有一颗,且里面没有搭错线的话,又能做出什么好文章来?这些与其说是诗、信和散文,不如说是卖身契,是投靠专制独裁的嘴脸与灵魂的大暴露。

历史向来实行“闭卷判分,名人归零”,如果铁桿川粉定意追随那个“倒行逆施”的“政治僵尸”,那就只有一句古诗可以送给他们了: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写于2021年1月13日

(返回目录)

......



X、约翰·连侬《这是圣诞节》的歌词,并链接歌曲。

欣赏音乐,可点击这里并稍候:《So This is Christmas》Song by Celine Dion (席琳·迪翁)


“So this is Christmas” by John W. Lennon, 1971

So this is Christmas
And what have you done?
Another year over
And a new one just begun

And so this is Christmas
I hope you have fun
The near and the dear one
The old and the young

A very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Let's hope it's a good one
Without any fear

And so this is Christmas
For weak and for strong
For rich and the poor ones
The world is so wrong

And so happy Christmas
For black and for white
For yellow and red ones
Let's stop all the fight

A very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Let's hope it's a good one
Without any fear

And so this is Christmas
And what have we done?
Another year over
And a new one just begun

And so happy Christmas
I hope you have fun
The near and the dear one
The old and the young

A very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Let's hope it's a good one
Without any fear

War is over over
If you want it
War is over
Now

写于2020年12月23日


[相关文章]

[1]小鹰,《世纪的辩论》,(2020年12月),http://www.azcolabs.com/xy_century_debate.html

[2]小鹰,《一道心理测验题》,(2020年11月21日),http://www.azcolabs.com/xy_election_test.html

[3]小鹰,《商人总统 假公济私》,(2020年10月30日),http://www.azcolabs.com/xy_Trump_bill.html

[4]小鹰,《关于疫情、两党及选战之我见》,(2020年10月16日),http://www.azcolabs.com/xy_election_2020.html

[5]小鹰,《单膝下跪》,(2020年6月15日),http://www.azcolabs.com/xy_NFL_kneeling.html

[6]小鹰,《“宪政”与“舆论自由”及“司法独立”──由“五角大楼文件”和“水门事件”谈起》,(2016年2月)(多幅照片),http://www.azcolabs.com/xy_watergate.html

[7]小鹰,《美国议员是如何申报私人财产的?》,(2012年9月7日),http://www.azcolabs.com/xy_open_assets.html

(返回目录)



链接网站首页-阅读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