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习作园地]

单膝下跪


小 鹰

单膝下跪曾是美国一位国家橄榄球联盟(NFL)职业球星,Tim Tebow,在赛场上常有的祈祷或感恩动作。他是个白人基督徒,这是他表达自己信仰的一种姿态,一度为人称道。这个动作甚至有了个昵称,叫做Tebowing。

大约是2017年,NFL的Colin Kaepernick等球员为抗议种族主义,在赛前唱国歌时也单膝下跪,而不是如通常站立抚胸。这劳动川普在推特上发文,破口大骂唱国歌时单膝下跪的球员们“不爱国”,“是畜生”(SOB),“应当被解雇”,云云,并鼓动球迷抵制观看他们的比赛。

总统管内政外交,也管百姓人头,但滥权管到这个地步,就叫做“愚蠢”!以“爱国”为名,公然违反1791年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权利法案)[1],干这类不容“思想自由、表达自由”的专制独裁的蠢事,无论是谁,都只能加剧社会分裂,使国家“貌合神离”,使“进步”变成“倒退”,令“光明”沦为“黑暗”。

只是这世上没有一个义人,我们都是罪人。我们多数也不是“白富美”,不是“高大上”,我们每个人大都有过自己的梦想与道路,也有过软弱和跌倒,有过努力与荣耀的岁月,也有过羞愧和悔恨的时刻。所有这些“五颜六色”、“参差不齐”的元素的集合就是社会,任何人在这社会上要有尊严、有公义地活着,都不容易。

因此,这个无言祈祷或和平抗议的姿势保留了下来。这次佛洛依德事件後,警民双方都用这种姿势来表达抗议、克制,祈祷、忏悔,沟通、理解,友善与和解等众多信息。如果由它读出软弱、求饶或卑贱的猥琐来,那恐怕是“清宫剧”或“奴才戏”看得太多了的缘故,在西方文化中我们看不出有这类蕴涵。现在抗议还在进行,但事件的发展已经得到控制,许多改进措施也正在被采取。

最近有人呼召,要选一位“站着的总统”,不能选“跪着的总统”!哇,光听这口号,就很可以做出一些“慷慨激昂”的诗句来。但先别忙着写诗,先想一想,如果按照川普的办法,调动正规陆军来开枪镇压,那美国早就陆肆了。幸而,国防部长及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等四位高级将领都公开反对,坚决不派兵,避免了大规模的杀戮,使事件和平化解。不然,美国真的要分裂了。不过,川普动用军队来开枪镇压的言辞,却受到《环球时报》胡锡进的称赞,他不怕美国分裂,恐怕是要为HK的未来埋下杀机。

尽管总统和司法部长从一开始就宣称,美国的极左分子(radical leftists)与恐怖组织“安替法”(anti-fascists)是这场抗议运动的幕后组织者,但《纽约时报》6月11日报道,由联邦抓捕审理的抗议者中看不到有这种联系。显然,大多数抗议者都是自发的有良知和理性的民众,“混水摸鱼”参与“打砸枪”的暴徒毕竟是少数,也不得人心,并受到舆论的谴责。

这种情形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很相似。当时美国反越战、反政府运动猛烈,而尼克松当局对反越战运动的镇压也很厉害,1971年5月1日在华盛顿的反战抗议集会时,警方一天就抓了7000多人,随后两天又抓了6000多。尼克松总统一直指示联邦调查局(FBI)抓反战运动后面的共产党,但FBI始终找不到他要的证据。[1]

同样,在病毒面前,说“我不戴口罩”的总统,形象固然显得很“勇武”,而且相貌也更“標緻”,但只因他这一句反智的“豪言壮语”,让无数人效仿,让疫情加快播散,结果,不知给美国平添了多少冤魂?平添了多少企业关门?平添了多少人无法就业?也让无数医护人员,CDC、FDA的抗疫专家,以及各州长、市长们,在这场瘟疫中没完没了地替他擦屁股。

川普分裂了美国和世界,他没有让美国更强大,而是让美国和世界混乱与痛苦(Chaotic and Miserable)。

2016年小布什总统等资深共和党人没投川普的票,但也没投希拉蕊。最近他的前国务卿Colin Powell将军表示,那时他只是不投川普而已,现在却要投拜登一票了,因为川普老撒谎。川普任内,已开除无数与他意见相左或敢言的官员、顾问、专家,现在,连他的国防部长6月12日也表示正在考虑辞职,──实在是烦透了这家伙!

其实,美国的主流媒体都不傻,报道全面,实话实说,不像是国内D媒姓D,永远与领导保持一致。他们头脑都清醒,也不软,包括Twitter和Facebook,但川普管他们叫做“人民的敌人”。总之,美国舆论自由,司法独立,你可以听到不同的声音和事实,以自行分辨判断。而华人微信圈上传来传去的一些精心筛选、扭曲造假的信息,专门欺负不看或看不到英文媒体的同胞,以洗脑为目的,一惊一咋,倒很有些文革或大外宣的手法和味道,令人生厌。

写于2020年6月15日


[参见]

[1]小鹰,《“宪政”与“舆论自由”及“司法独立”──由“五角大楼文件”和“水门事件”谈起》,(2016年2月)(多幅照片),http://www.azcolabs.com/xy_watergate.html

(返回)


链接网站首页-阅读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