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习作园地]

马屁精的职责与技艺

小 鹰


马屁精的职责,第一是吹和拍。

2020年大选时,就有人“摇唇鼓舌”地为川普冠之以“政治素人”、“懂王”、“伟大统帅”等美誉,赞他“代表底层大众,反对贵族精英”,并为这个“不拿工资”却“兢兢业业、日理万机”的“商人总统”和“亿万富豪”,感动到“热泪盈眶”的地步。

今年,2024,又有人继续把他捧为“古列王”、“大卫王”,甚至“救世主”,说“上帝从川普1946年出生时就选定了他来拯救这世界”。(参见川普的竞选视频,https://youtu.be/lIYQfyA_1Hc?si=7F0038JQ-0t8yj90。注意:片头可能有几秒的广告。)

在北美华文“万维网”的博客中,随手拈来的“豪言壮语”就有:

“川普著作天天读,千遍万遍下功夫,深刻思想细领会,心眼里面热乎乎。”

“川风普语化沧桑,妹子心里亮堂堂。”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乌托邦,普京熊苏俄强,打败北约野心狼。”

“敬爱的川普总统独立日讲话: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川风吹,战鼓擂,当今世界谁怕谁?老川一句顶万句,……”

亲历文革苦难的各位,听了这些“颂圣”肉麻套话,肯定就知道是“文革”毛派遗老们跑到北美来撒野,把川普当做毛来继续膜拜。

有趣的是,当年坚定“反帝反修”的“毛迷”们是如何练成如今的铁杆“川粉”和“普粉”呢?或者,二者在心理与思想上本来就有什麽相通之处,属于同一“基因”在不同环境下的不同表达?这个问题值得研究一下。

不过,以上这些还都属于低级“拍”,太露骨了。

高级“拍”法的典范,当属前狐新社主播塔克·卡森(Tucker Carlson)。

今年二月分,他专程赴莫斯科去谒见普京,为川普牵线搭桥。

《纽约时报》评论员称这位访谈普京两个多小时的塔克·卡森,是当代的“东京玫瑰”,即二战时用甜蜜英语软化美军,替日本军国主义宣传的女主播,说他没有如以往其他西方记者那样,向独裁者普京问出任何挑战性的问题,例如:为何俄军故意杀害乌克兰平民,空袭民用设施等战争罪行?又有多少不同政见者和自由媒体人死在普大帝的手里,或仍关在牢中?却与之一唱一和地问些“您认为美国的‘深层政府’是代表人民吗?”、“您认为拜登当选是公平公正的吗?”、“您关注美国南部边界问题吗?”等为川帮喜爱的竞选话题,替川普上台铺垫。

同时,他也颇为识相和知趣地装傻发问,以便让普京尽情发挥他侵乌有理的谬论,说什么“因为乌东那里说俄语的人多,就应该归他有”。这与二战前希特勒要求占领捷克苏台德地区的理由一模一样。同样,厉害国现在好像是也把美国的“中国城”(Chinatown)视为自己的飞地,直接派了治安警察入住当地监控管理。

最後,塔克当然不会忘记再说些阿谀奉承的话,诸如:“感谢您接受我们采访。您的健康状况如何?(最近外界对您的身体状况)有一些谣言。”、“美国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您比拜登更受欢迎──有什么反应吗?”之类。

除了彼岸与之类似的胡锡进、司马南、金灿荣、张维为、李毅之流,美国还有比塔克·卡森,这种能同时为川普和普京溜沟子之辈,更无耻的媒体人吗?

马屁精第二个职责,是擦与圆。

即当主子说话荒唐、做事捅了娄子,就得出来擦屁股和圆场子──“一床锦被遮盖则箇”。

例如,当川普历年的各种政治、经济,以及性丑闻爆光,受到法律的审判时,他们会“振振有词”地说:“我们选的是总统,不是道德模范!”

──是的,在中国,对“大人物”从来都只看“大节”,只有对“小人物”才抓你丫的“小节”。

也就是说:模范不模范,从下往上看,下边学雷锋,上边效和珅。

又如,川普自2016年任总统四年以来,始终拒绝公布个人税务,他们会“理直气壮”地说:“他没有触犯法律,川普有权不公示!”

──是的,在中国,从来不公示个人财产的官员们,也都没有触犯“法律”,反而,谁要是提问“捂产”一事,就是“寻衅滋事”罪。

在美国,自1973年尼克松总统迫于舆论压力公布了税表以来,之後的历届总统,每年四月都会主动公布自己的税务。而各位总统候选人,甚至国会议员,在参选时──无论日后是否能当选,也都主动公布私人的财务,以示有决心以坦诚和廉洁的方式来服务公众,并甘心接受公众和媒体的监督。这是文明法制社会的一种良好传统与默契。(参见小鹰:《美国议员是如何申报私人财产的?》,http://www.azcolabs.com/xy_open_assets.html)

但2016年大选时,川普就坏了这一规矩,他老是推说“国税局还在审议他的税表”,且这一“审”就是四年,楞是年年不予公示。

再如,2020年4月,正值新冠猖獗之时,这位对科学和医学完全外行的“懂王”总统,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竟然公开建议大家肌注或服用“莱苏消毒剂”以杀灭病毒!

天哪!……抱歉,我已不记得马屁精们那时是如何“圆”的了,或许是集体整个懵圈儿,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或许又有长老在带领会众祷告,“主啊,求你管住川普总统的嘴,阿们!”

但我记得,只有家用清洁剂(Lysol and Dettol)的制造商,急忙发布声明,提醒公众不要这样做。

……

不过,前些日子,川普倒是指斥“有北约某大国总统不但拖欠军费,还要求美国保护”,他高声宣布道:“不!我不但不保护,还要鼓励俄国对他们‘肆意蹂躏、为所欲为’!”(Do whatever the hell you want!)

此语一出,世界即刻大哗,有人高兴,有人烦恼。

于是,一位女士出来“哼哼”教导我们说,这叫做“特朗普说话的艺术”──不如此“过正”,岂能“矫枉”!?

什么“说话的艺术”?川普真的是焦虑地要为维护北约而筹措军费,以共同抵御普京大帝吗?

这位女士的“矫情”是典型的中国式“小聪明”和“高级拍”。

首先,美国已有知情人指出,川普说的那个“不交会费,还要保护”的煽情故事是他自己杜撰出来的,北约没有人那样问过。

其次,老川拆北约、卖欧洲给普京,是他早就有的“既定方针”。

如有不信,以下两张历史图片,胜过千言万语。

左照片,川普与加、德、意、法、日、英六国元首, G7会议,西西里, 2017年5月。

右照片,川普和普京,俄美峰会,赫尔辛基,2018年7月。

再有,南韩不是北约国,川普也要从那里撤军,他还说过:日本如若受到北朝鲜的核弹攻击威胁,美国不管,要日本去发展核武器,自己去对付金三。

川普又大骂挺台的佩洛希议长是个”疯婆子“,斥问“她去台湾干嘛?”──这是在示意他的“好朋友”:“放心吧,我不会动你的奶酪!”

川普还指责芯片制造领先世界的“台积电”抢了美国的生意,他不许别人比他干得好。川普任上还背约退出了多项国际协议。

……

正如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安倍回忆录》中所说,川普在国际事务上所有“言行举止”的本质就是:

“特朗普彻头彻尾奉行‘孤立主义’,他不想为别的国家多派一兵一卒,多花一分一毛。”

特朗普的价值观里,外交和意识形态都是可以用钱和利益来量化的,就看你报价够不够高了。这在所有美国总统,甚至是全世界领袖里,都是罕见的。”

所以,安倍对特朗普的评价是:缺乏长远眼光的商人总统。

现在众院那个新议长(Mike Johnson)等一帮共和党议员,事事处处唯川普之马首是瞻, 道貌岸然地以“军援使用监管不力”、“美国边界安全第一”为借口,坚持扣压援乌军费法案。──他们可以永远不满意,就这样拖着对乌的军援,一直要拖到乌方弹尽粮绝,被普京拿下。──为什么?因为川普说了,他上台後,不会有一分钱支援乌克兰。

孰不知,没有乌克兰的安全,就没有美国和世界的安全。乌克兰现在是在替整个自由世界挡子弹,新议长连这一点都不懂吗?

川帮们现在做的,正是“鼓励俄国对邻国‘肆意蹂躏、为所欲为’!”(Do whatever the hell you want!),非把乌克兰置于死地不可。

怪不得圣诞节前,俄国官媒对美议会共党成功地压制了援乌拨款议案,兴高采烈地说,“干得好,老爷爷们!”(well done,gramps!)

川普和那些故意拖延援乌法案的议员们,一味无耻跪舔普京,双手沾满乌克兰人民的鲜血!

这种人就是美国的秦檜,日后必遭世人唾弃。

从这些历史事实总体来看,可知川普的治国方针就是“闭关自守”,任天下大乱。这样做,或许一时可换来几个出卖盟友的钱,川粉们也以为自己因此就真的会阔了一些,但如此与世界隔绝,任邪恶势力破坏国际秩序,随意欺压正义弱者,真能让“美国再次强大”吗?

若是普京真得了欧洲,X又拿下台湾和东亚,俩人“合作无上限”,重新制定世界规矩和秩序,霸占全球市场,你美国还能怎么样?到时候一切好处全都得乖乖地给吐出来。

算小不算大的小样们,做梦去吧!大难将临头,毁了美国,还不自知?跟着川疯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的确,和平时期欧洲一些国家削减或拖欠些北约军费,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自俄侵乌以来,欧洲各国意识到“唇亡齿寒”的危机,同仇敌忾,全力支持乌克兰。在美国川党竭力拖延对乌军援时,在川普那些混话之前,欧盟就已发出54b$的军援,填补了一时的空缺。德国也从二战阴影中走出,大幅提高了军费。人家不是傻子,也不是老赖,用不着你川普发飙教训。

一年前,我发过如下这个帖子:

在2022年俄侵乌前两天,2月22日,川普在其佛州的庄园接受了保守派电视节目(Clay Travis and Buck Sexton Show)记者的面谈采访。

记者问道:2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法令,承认“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独立。现在拜登的白宫说,这是“侵略”。那是一个很强的用词,这里出了什么毛病?

川普答曰:前一天看电视时,我就说过“这是个天才。”普京宣告乌东两地独立。哦!真是太棒了!

所以,普京现在说,乌克兰的这一大片地是独立的。我就说,“这招多聪明啊!他要进驻那里,并做个和平卫士,这是最强大的和平力量……。我们可以在我们南方的边界效法他那样做。这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和平力量。那里有我从未见过的那么多坦克,他们会顺利地保持和平。不,请想想吧,这家伙非常精明,……。我很了解他。非常非常了解他。”

在回答“为什么俄罗斯总统选择现在,而不是在川普担任总统期间,入侵乌克兰?”的问题时,川普说,“如果是我在位的话,这事绝对不会发生。”因为“我非常了解普京。我和他相处得很好。他喜欢我,我喜欢他。我的意思是,你知道,他是个强悍而精明的人,有很多了不起的魅力和自豪感。但是他的方式──他热爱他的国家,你知道吗?他热爱他的国家。我想,他现在的表现有点不一样。”

在谈到北约时,川普又说,“你瞧瞧北约,我管它叫做纸老虎。我曾对他们说,‘只要有一个问题发生,你们就会让大家散伙。’我要他们支付4000亿美元,他们总是拖欠。”

3月17日,美国众议院以424票赞成,8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一个终止美国与俄罗斯及白俄罗斯的正常贸易关系的法案。这八名投下反对票的共和党议员都是川普的铁杆,平日事事唯川普“马首是瞻”。

3/13/2023晚间,在回答Fox News主播Tucker Carlson问卷中关于俄乌战争的问题时,要参选美国总统的共和党佛州州长德桑梯斯(Ron DeSantis)宣称,“进一步纠缠在俄乌领土纠纷之中,这不是美国重要的国家利益。”

而川普在回应这同一问题时,也说“在乌克兰反对俄国,对美国来说,没有重大的意义。”

现在美国国会里向着普京的人,都是铁杆川派,公开讲:乌克兰不是美国的第51州。而社会上的川粉也是紧跟川普,在美国的一些华文网上大力挺俄,几乎天天发文,而反川反俄的声音反倒微弱。这些都在鼓舞普京“苦撑待变”,只等川普上台他就会赢了。

所以,决不要以为川普只是个大嘴,只是说说而已,他就是和世界上的独裁邪恶势力一伙的。什么MAGA?只要他上台,不但会卖了乌克兰,欧洲,台湾,亚太,也会把美国卖了,世界要倒退一百年。

这里,我大致回顾了自俄侵乌以来,川普力挺普京的一贯主张,显然,这些历史,决不是可以用“说话的艺术”一语,就可以敷衍搪塞得过去的。川普这个“恶毒咒诅”,只不过是其内心的“凶相毕露”罢了。

而马屁精第三个职责,则是编与造。

即编谎与造假,包括假消息、假认证、假视频、假履历……。骨干分子如此不懈编造,一来可洗脑吃瓜大众,二则可坚定同伙动摇分子之意志。只要编得越多、越快、越大、越耸人听闻,就越好。

11/8/2020,川普的一位女律师,悉德尼·鮑威尔(Sidney Powell),“信誓旦旦”地宣称,2020大选中一些州普遍使用的多米尼计票机(Dominion Voting machines),将数百万张投给川普的票自动改为拜登,导致川普败选。

这一“石破天惊”的指控,经亲川网络媒体“火上加油”,令她一时“引人注目”、“风光无限”。

“後来”呢?

5/7/2022,1/6委员会传讯了鮑威尔,给她宣誓作证的机会,让她亲自说明她的“指控”来由。但是,这位女律师说了一大串投票机“可能”、“也许”会“作弊”的推理之後,在关键的具体证据问题上,不是说“我不知道”,就是说“我忘记了”。

在上面那个帖子里,提到狐新社的主播塔克·卡森,就是这回去莫斯科谒见和访谈普京的那位。

在2020年大选投票机问题上,卡森曾煽风点火,报道污名化谣言。这个塔克明知那个女律师悉德尼·鮑威尔(Sidney Powell)是造假胡说,但为了“党和川普的利益”,也故意撒谎,肆意胡来。不料,他的邮件让人逮个正着,证据确凿,无法抵赖。

2022年,狐新社被美国那个制造投票机的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赔偿损失费1.5个b$。开庭前几分钟,双方同意庭外和解,狐新社答应赔一半。这让狐新社赔大发了,社长默克尔随後就把这小子开了。

可是不少华人川粉以往顶喜欢听他瞎掰,被他“忽尔个黑悠”,还乐不可支。而塔克也从华人川粉那里学会了“白左”二字的中文标准发音,又“字正腔圆”地拿来向老美卖弄,实可谓是“互帮互学”、“相得益彰”。

类似的造假,以往我见过稍能唬人的有:利用视觉欺骗的所谓“本福特定律和拜登曲线”,低级一点的有:经“剪接拼凑”及“画外配音”的“瞌睡乔”视频等。

新近听到的有:“拜登的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宣布,终止选民身份证明的要求”、“拜登政府空运320000非法移民入境,为其大选投票”云云。

所有这些“独家消息”的共同特点,就是没有确切的时间地点,没有可查考的来源根据,只有“刚刚”、“突发”等字样,并配以“震耳欲聋”的音乐。

尽管这些粗制滥造的谣言,通常还没有比一个屁的气味来得长久些,但马屁精们本着“为了共党和川总,什么都可以干”的原则,笃信只要采取“人海战术,前赴后继,彼此拱火、推波助澜”,“能矇一个是一个”,谎诈便终将“以量取胜”,因而重操“文革”时执“大喇叭”之旧业,且终日“乐此不疲”。

总而言之,这类马屁文化是“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上下呼应,越颳越旺,古今中外,无不如此。

最近,美国有报刊评论道,“共和党已不再是个政党,它已变成川普公司的一个子公司了。”(REPUBLICANS ARE NO LONGER A POLITICAL PARTY, It‘s become yet another subsidiary of Trump Inc.)

而川普对外哈俄媚金,买盟友求钱,对内打压民主,专制独裁,多次大骂独立媒体是“人民的敌人”;他又不懂经济和科学,无视法律,任意胡来;“说不完的自吹自恋故事”更是谎话连篇、骂声不绝,言语“颠三倒四”、“张冠李戴”,常常把拜登混为奥巴马,把妮基·黑莉混为佩洛希,又把佩洛希混为希拉里,以至天天都得有人给这位“老糊涂”擦屁股。川疯子要是上台,美国和世界非毁在他手里不可!

至于川普受不受法律制约?他有没有绝对的和永远的“总统豁免”权?

这是个社会基本常识问题。

正常人认为,在法治的民主自由世界里,没有人可以居于法律之上。公民川普有没有犯法,和你我一样,这只能根据事实、证据和法律来决定,而不是什么“让选民投票决定”。若是这样,那和文革中主张“群众专政”、“一切由群众说了算”的毛泽东和“四人帮”,有什么两样?

且看最高法院里的川帮又会如何“圆”?看他们是用“脑袋”还是“屁股”来做决定?

古希腊哲人亚里士多德曾说,“若没有法律,人就是最坏的动物;若权力不受约束,官员就是最坏的群体。”

美国的大选,不是选“皇帝”──选出一种“最坏的动物”来管理国家。

美国不需要皇帝,更不要说是普京的“儿皇帝”。

奉劝“保皇派”们,当引“彭斯和麦康佬之下场”以为戒,他们因不合“老大”之意,一个就要被“红帽兵”们“绞死”,另一个只能“唾面自干”地站着发呆。望诸公小心日後自己恐因“鼓掌不够热烈”,而终遭到帮主及同类的严厉制裁!

写于2024年3月14日。

(返回)


相关阅读:

小鹰:“股市只能让富人更富” + 後记 (2023年12月21日) (附照片及视频)

小鹰:《没有了他俩,这世界只会变得更好》 (2023年5月21日) (附照片)

小鹰:《思世曉義──乌克兰与美国》 (2023年3月18日)

小鹰:《川普与“侵乌战争”一周年》 (2023年2月18日) (附照片)

小鹰:《2022打油问答──见闻有感》 (2023年2月6日)

小鹰:《答对<川普 vs 联调局>的点评》 (2022年11月16日) (附图片)

小鹰:《“‘你也不怎么样’主义”之考》 (2022年11月3日) (附图片)

小鹰:《老川神遊记》 (2022年10月11日)

小鹰:《川普 vs 联调局》 (2022年8月11日)

小鹰:《“一月六日事件听证会”有感》 (2022年6月22日) (附照片)

小鹰:《怎样才能让官员讲实话?》 (2022年5月30日) (附图片)

小鹰:《决非无知,实属定意》 (2022年5月13日)

小鹰:《评王克斌的<俄乌战争透视>》 (2022年4月22日) (附照片)

小鹰:《从“厨房辩论”到“侵乌战争”》 (2022年3月14日) (附照片)

小鹰:《“铁链女”案与“小白菜”案》 (2022年2月26日) (附照片)

小鹰:《叫不醒的“书呆子”里,还有谁?》 (2022年2月16日)

小鹰:《醒醒吧,书呆子们!》 (2022年2月6日)

小鹰:《有两拨人》 (2022年1月17日)

小鹰:《从悼念唐伟所想到的》 (2022年1月5日) (附照片)


链接网站首页-阅读更多内容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