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习作园地]

答对《川普 vs 联调局》的点评

小 鹰


拙作《川普 vs 联调局》10/23/2022发在“华夏快递”上,引来一些点评,现选答如下。

点评一:

引文:

“但谁料得到,这种文明社会的默契与共识,硬是碰到了川普这种小人,他楞就是不公示,正如同他明明败选了,也死不认帐,现在又拿了国家的东西不归还。”

没有可比性。前者(指“川普从不公布个人税务”一事,小鹰注)没有触犯法律,川普有权不公示。后者(指“川普私藏政府机密文件”一事,小鹰注)触犯法律,必须追究。

你前面说,民主社会的默契,可以抵触并代替法律,还说这是与专制政体的根本差别。这大错特错。民主社会和专制政体的根本差别,恰恰是依法办事。

小鹰答:

第一、点评说“民主社会和专制政体的根本差别,恰恰是依法办事。”

这是个误导,会让人们以为,似乎只有“民主社会”“依法办事”,而“专制政体”都不“依法办事”。

君不见,在“动态清零”中,当局随意“立法”、“释法”和“执法”,毫无通融之处?城管打压小贩,拆迁驱除“低端人口”,军警抓捕“异见分子”,遣返“上访公民”,不也都是有“法”可依,“铁面无情”得很吗?

事实上,古今中外,任何一个社会,当权者都制定有自己的“法律”来实行对人民的管理统治,他们全都是“依法办事”,并无区别。

只是以往的“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基本上,都是少数人实行“专制独裁”的政治体系,他们的“法”只是维护这一“君主统治”的工具。

然而,当英、法“资产阶级革命”兴起後,她在政治、经济、文化、思想各方面都挣脱了“封建社会”的桎梏。当时在人权的意义上提出“自由与平等”的口号,就是针对“封建社会”帝王和贵族的“专制与特权”而言。“自由”的对立面是“专制”,“平等”的对立面是“特权”,具体来说,就是要求“人身、经济、思想和言论”的自由,争取在“人权、政治、法律和真理”上的平等。

基督教圣经中关于“神爱世人”,以及“自由、平等与博爱”等教导,已成为现代“西方文明”的基础。“人生而平等”(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纳入了“美国独立宣言”之第一条,是美国立国的根基,这句话也曾刻在法国的硬币上。

美国的纸币和硬币上还都印有“我们信仰神”(In God We Trust)的字句,而政府官员手按圣经宣誓就职时,也常以“愿神助我”(So help me God)一语结束。

严格来说,这种充满“人道、公义、良善与怜悯”的关于“自由与平等”及“以人为本”的“价值观念”本身,并不是可以具体操作的“法律条文”,她却是西方“法律”的灵魂、基础和内涵。

而只有有了这样的基础,才能建立“司法独立”、“言论自由”的政治体系,以保障法治社会的公正、平等和有效。

“价值观念”不同,“立法”、“行政”和“司法”的原则就大有不同。

我在文中提到“与专制政体的根本差别”的所谓“文明社会的默契与共识”,其实指的就是对这种“法律”背後的“价值观念”的认同。无疑,她是指导和补充法律,而不是如你所说的,“可以抵触并代替法律”。

人制定的“法律”,无论多么细密和严格,都有空可钻,“防不胜防”,更无法叫人不犯罪,只有神能拯救堕落的人类和这个罪恶的世界。

我们信仰追随耶稣基督,正如保罗所说:

“不是用墨写的,乃是用永生神的灵写的;不是写在石板上,乃是写在心板上。”(林後,3:3)

(written not with ink but with the Spirit of our living God, not on tablets of stone but on tablets of human hearts. 2 Corinthians, 3:3)

“祂叫我们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不是憑着字句,乃是憑着圣灵;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圣灵是叫人活。”(林後,3:6)

(He has made us competent as ministers of a new covenant—not of the letter but of the Spirit; for letter kills, but the Spirit gives life. 2 Corinthians, 3:6)

这是我所理解的“律法叫人死,圣灵叫人活”的意思。

第二、点评说,虽然川普自2016年任总统四年以来,从未公布过个人税务,但他“没有触犯法律,川普有权不公示”。

我在文中也没说他犯法,只说那是川普做的另一件“前所未有”(unprecedented)的事。但我们可以问一句:他总说是“国税局还在审核,不便发布”,这是不是个“伪证”?

现在川普又不惜告到最高法院,拼老命阻止国会负责税务和债务的筹款委员会(th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审阅其税表,这反倒让人好奇,很想要看一看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稀奇事没有?

尤其是,川普公司(the Trump Organization)的财务主管(Allen Weisselberg)於八月份已认罪犯法,承认在其公司税务报表上,15年来一直弄虚作假,做了手脚。而川普本人在纽约曼哈顿法庭就此案被传讯的几小时内,除了验证姓名之外,始终以“持第五修正法案”(take the fifth),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媒体当然记得,川普2016年在爱阿华州竞选时,曾“振振有辞”地质问:“如果你是无辜的,为什么你总是以第五修正法案为由沉默不语呢?”川普当时是在示意“不回答问题,就是一个有罪的征兆。”

(At a campaign stop in Iowa in 2016, Trump said, "If you're innocent, why are you taking the Fifth Amendment?" Trump suggested that not answering questions was a sign of guilt.)

现在,在个人税务问题上,他的这些话,也很可以再用来问问他自己。

多年来,以往各届总统每年春天都主动公布个人税务报表,新闻媒体也都予以报道:收入多少,来源何处,缴税多少,捐款多少,一清二楚。对此,美国人已经“习以为常”,且认为这是个保持政府廉洁的必要程序。

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在私有制国家,私有财产不得侵犯,作为普通公民,其经济财务状况是个人隐私,国家必须保护;然而,作为管理国家的政府官员,就有个“利益冲突”(a conflict of interests)的问题,即他们可能会利用职权“以公谋私”、“假公济私”,所以需要有“透明度”,需要有公众的监督。

历史表明,这并非是“危言耸听”、“空穴来风”。(参见译作:小鹰,《商人总统 假公济私》)

最近,媒体亦有曝光丑闻道:川普总统及其子女,曾令公务保安人员随行入住其私家川普旅馆,却收费近常规的数倍之多,因均由政府买单,实属“以公肥私”之劣行。

为防止此类事情发生,政府对公务消费,包括差旅、餐饮、收受礼品等活动,早就制定了许多财务限制条例,而历来民选的议员或官员,也照例要向公众公布自己的财务状况。

後者具体而言,有以下几点值得注意:

一,不是你当选议员之后才需要报告,而是参选时就要公布私人的财务,以示你有决心以坦诚和廉洁的方式来服务本区公众,并甘心接受公众和媒体的监督。

二,通常,你的钱财利益在哪里,你的兴趣和倾向也在那里。因此,参选人不但要报告自身财产的数目,还要分别列出各项财产的所在。如果是股市投资,那你需要说明你投资的是哪些公司的股票?而一旦当选之後,则不得持股经商。这类措施是为了切断可能与政府官员秉公执政有冲突的各种政治经济及社会的联系。

三,在报告谁是你的雇主时,有时还需要交待雇主的背景,例如,某子公司雇主又受控于哪个母公司?或某服务机构的主持人与政府或党派官员的联系历史,等等,为的是要选民明了你的人事脉络关系。

(详见:小鹰,《美国议员是如何申报私人财产的?》)

在中国,官员从来不向大众公示个人财产,被人称作“捂产阶级”。

现在,这个美利坚共和国的川建国总统怎么也是一位伟大的“捂产阶级”领袖呢?而且,底下还有一帮粉丝,以“不违法”来使劲帮他“捂产”说项?这些人若是回到中国,是不是也会成为一名坚定的“捂产阶级”法学斗士呢?

实在是“不可思议”!



点评二:“另外问一句:当年你支持弹劾克林顿吗?”

小鹰答:

第一、这是个典型的“‘你也不怎么样’主义”问题,而且“比烂”的是二十四年前的事了。(参见:小鹰,《“‘你也不怎么样’主义”之考》)

的确,上世纪末,鉴于民主党的克林顿总统与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Liwinsky)女士的婚外情丑闻,12/19/1998,国会众议院曾对他发起了弹劾案。

不久前,媒体报道了当时的检察官肯·斯塔尔(Ken Starr)去世的消息,这勾起了我对此事一些业已模糊了的记忆。

在我的印象中,那时的“党派斗争”还没有弄到像如今这样“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地步,多数人是取观望态度,看热闹罢了。

不过,假如,我说的是“假如”,当时我对你的问题有如下回答:

1,“他没犯罪!”

2,“我们选的是总统,不是选‘道德模范’!”

你会觉得如何?

第二、既然说到“弹劾”,不妨再温习一下对川普总统的“前所未有”(unprecedented)的两次“弹劾”案。

第一次,缘於7/2019川普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一次通话,其时川普威胁要扣住国会对乌的军援,除非泽连斯基答应调查他2020总统竞选对手乔·拜登之子亨特·拜登在乌的商务活动。

此事被认为是总统以公权力谋私,在寻求外国对2020大选的干预中做“政治交易”,即所谓“quid pro quo”or“something for something”,或奉行生意场上“一物换一物”的交易原则。

12/18/2019,国会众议院,以滥用职权与妨碍国会(for abuse of power and obstruction of Congress)为由,发起对川普总统的弹劾。

第二次,缘於2020秋大选之後,川普宣称盗选,并煽动支持者于1/6/2021冲击国会,以推翻对选举结果的认证。

1/13/2021,国会众议院以鼓动暴乱(incitement of insurrection)为由,再次发起对川普总统的弹劾。

这就是历史。

顺便也问一句:“当年你支持弹劾川普吗?”

现在2022中期选举结束,共和党赢得众院多数,一些共和党议员早已“摩拳擦掌”,要提起对拜登的“弹劾”议案。

明年一月会有“好戏”,到时再看各人嘴脸就是了。

第三、通常,“党性”很强的人,总以为别人的“派性”一定也很强。

其实,我并不以党派来划分选举。历史上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有很棒的君子总统,例如,林肯与里根,罗斯福与肯尼迪,他们主持正义,反对邪恶,造福人类,同时,让美国伟大,并引领世界前进,走向光明。

问题是自川普上台以来,政界小人当道,流氓成性,现在共和党主流已堕落成了一种帮派邪教,撒谎耍赖,霸蛮庸俗,毫无人格与道义可言。结果是“劣币逐良币”,原先正统正直的共和党人反都被排挤打压。

川普於11/15/2022晚间宣布2024参选总统。从视频来看,给人的印象是:他明显中气不足,说话有气无力,颠三倒四,陈词滥调、谎话连篇,唠唠叨叨地像是个“顾影自怜”的碎嘴老太婆,共和党许多人已不再看好他。

然而,如果到时老川真的再次执政,美国也很快会丧失民主,成为一个独裁专制国家,全世界都将跟着遭殃。

无论你如何在政治上贴“左”和“右”的标签,现在简单的事实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共产党当权派,普京与习,还都指望川普上台,以便“三分天下”,解脱自身困境。

常有川粉指控道,民主党的拜登也要搞“社会主义”,他会把美国弄垮!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普京与习宁愿支持“让美国再次强大”的川普当总统,而厌恶那位可以让他们“不用一兵一卒、不费一枪一弹”就能把美国变成“社会主义国家”的拜登“同志”呢?

因为他们都喜欢川普,认定只要用“小利”就可以“玩得转”他这个商人。而川普也极眼热他们执政的终身制,多次称他们是“好朋友”,赞普京和习是“天才”,“聪明”、“强力”等。

这就很清楚了,他们三位实在是彼此喜欢,“气味相投”、“惺惺相惜”。

这就是为什么俄国一直干预美国的选举(资料一),现在美、加都有报道中国也在做类似的干预动作。而大陆粉红胡锡进之流公开挺川,叼的也正是这个盘(资料二)。

这才是2024美国大选时,我们要关注和防范的要点之一。

写于2022年11月16日。

资料一:

与克里姆林宫密切有关的俄国企业家叶夫根尼·普里戈任(Yevgeny Prigozhin)周一(11月7日)承认,他曾干预美国选举。这是他首次证实了多年来一直否认的指控。

“先生们,我们已经干预了,正在干预,未来也将继续干预”,普里戈任在社交媒体上说,“我们正小心翼翼地、准确地、以外科手术般的方式进行,我们知道该怎么做。”

这份声明是在美国中期选举前夕发布的。过去,普里戈任被指控经营一个“网络水军”(troll factory,也被称为巨魔工厂),以影响多个西方国家的投票结果。

目前,还不清楚他公开承认此事的目的。

现年61岁的普里戈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关系密切。他经营着餐馆和餐饮企业,普京常在他的餐厅宴请外国政要,因此被媒体称为“普京的大厨”(Putin's chef)。

资料二:


相关阅读:

小鹰:《“‘你也不怎么样’主义”之考》 (2022年11月3日) (附图片)

小鹰:《老川神遊记》 (2022年10月11日)

小鹰:《川普 vs 联调局》 (2022年8月11日)

小鹰:《“一月六日事件听证会”有感》 (2022年6月22日) (附照片)

小鹰:《怎样才能让官员讲实话?》 (2022年5月30日) (附图片)

小鹰:《决非无知,实属定意》 (2022年5月13日)

小鹰:《评王克斌的<俄乌战争透视>》 (2022年4月22日) (附照片)

小鹰:《从“厨房辩论”到“侵乌战争”》 (2022年3月14日) (附照片)

小鹰:《“铁链女”案与“小白菜”案》 (2022年2月26日) (附照片)

小鹰:《叫不醒的“书呆子”里,还有谁?》 (2022年2月16日)

小鹰:《醒醒吧,书呆子们!》 (2022年2月6日)

小鹰:《有两拨人》 (2022年1月17日)

小鹰:《从悼念唐伟所想到的》 (2022年1月5日) (附照片)


链接网站首页-阅读更多内容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