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习作园地]

“一月六日事件听证会”有感

小 鹰


一、“壹陆”与“陆肆”

二、弥天大谎



2021年7月1日,美国众议院成立特别委员会,开始调查2021年1月6日国会受暴徒冲击案。自2022年6月9日起,该委员会连续多次举行公众听证会,由各大电视台现场直播证人证词及有关资料。

现有感而发於下。


一、“壹陆”与“陆肆”

“壹陆”事件,在美国历史上的地位和意义,堪比中国1989年的“陆肆”。

自六月以来,海外华人,多有发文纪念中国的“陆肆”运动,却罕见理会美国的“壹陆”听证,故此先对其异同,略加比较。

从表面形式上看,二者都是民众与政府对抗,实质问题也都是“民主与正义”对“专制与邪恶”的抗争,但美国和中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个国家,这两个历史事件的“载体”或“角色”也刚好相反。

“陆肆”是民众要求民主和改革,反遭到专制政府的血腥镇压,而“壹陆”暴徒冲击国会,却是一场旨在推翻美国民主制度和宪法的未遂政变。

1/6听证会以大量事实与证词,证明了这一结论。

11/3/2020,美国大选结束後,各州计票结果表明,川普输掉了这场总统大选。可是,他不顾其司法部长巴尔,以及内阁众多官员、顾问、律师、竞选经理,甚至他女儿等多人的认输建议,硬说自己赢了,反诬选举作弊。

于是,一些有争议的关键州,按其要求多次重新计票,但再计票後结果维持不变,有些地方,他的票数甚至还少了些许。

从11/4/2020到1/6/2021,川派不甘,先后在9个州和华盛顿特区,提出了180多个法律诉讼,不过,其中多数的指控实在太离谱,毫无根据,属于“道听途说”,“流言蜚语”(gossip)一类,实在上不得法律厅堂,没有被受理。

最终虽有62个被法院接受立案,然经法院审理之後,川普只赢了一个,其余61个案子全部都输掉了。而审理这些案子的法官中,有22人是经共和党总统任命,其中10人更是由川普本人亲自指定的。

川普不服,又把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以为“那里我们的人多,他们一定会向着我!”

不幸的是,连川普亲自任命的三位大法官,也全都直接驳回“上诉”,拒绝受理他的那些“没有根据”的宣称。

照片一、特别委员会成员LOFGREN女士,在6月13日“1/6听证会”上驳斥川普所谓“盗选”的虚假宣称。

美国的民主制度尊重失败者的权利,公平地给了川普一切机会来申诉,但她也不允许任何人借此无理缠闹。

这些程序,充分展示了美国政治制度的民主和公义。

同时,一个久经考验,成熟的“多党制”与“三权分立”的宪政政体,有着“司法独立”和“舆论自由”的民主制度,也决不可能,如那个老旧商贾所设想的那样,凭着私人或朋党关系,以“Quid Pro Quo”,即“something for something”,就可以来作肮脏交易。

海内外一些华人,深受传统势力的熏陶,极其信奉这种“理念”,把官场学界搞得“乌烟瘴气”、腐败不堪。

然而,许多正直的共和党官员,却持守自己就职时在上帝和宪法面前所作的庄严誓词,不为川普的威胁利诱所动,秉公行事,大义凛然,实在令人钦佩。

到了1/6/2021,这是国会正式认证各州选举人团结果的日子,川普竟然公开喊话主持人副总统彭斯,施压要他否决该程序,甚至要他宣称川普当选。这一明显违宪的无理要求,遭到了彭斯和国会的严词拒绝。

而眼见无望推翻选举结果,川普便又公开煽动自己的“红卫兵”,以暴力冲击正在实施认证程序的国会,妄图推翻选举结果,并推翻美国宪法。该暴乱行动造成多名警察死亡、受伤,以及公共财产破坏。

这就是1/6政变事件的起因和实质,川普必须对此负法律责任。

详情可见:美国众议院1/6听证会网页,或https://january6th.house.gov/。

希望华人都能认清事件实质,不但纪念以往的”陆肆“,更关注现今的“壹陆”,自觉站在“民主与正义”一方,反对“专制与邪恶”的统治。

写于2022年6月22日。

(返回)


二、弥天大谎

在6/13举行的第二次听证会上,有大量人证和物证表明,川普一伙,自11/3/2020败选以来,不仅反复散布他的选举“被偷”的“弥天大谎”,而且还趁机借此“疯狂敛财”,即如听证委员会所说的:

Big Lie and Big Rip-off。

这里,先说一说这“弥天大谎”。

1/6的争议其实很简单,核心问题只有两点。

1,美国2020年大选,在实际操作上,是否公正?有没有作弊?

2,在理论上,副总统彭斯是否有权推翻已被各州选举人团认证的结果?

首先,那次大选中,到底有没有“作弊”?有没有“盗选”?

在一些有争议的州里,经过人工反复计票和法院调查审理,川普喧嚣一时的“非法投票”、“软件改票”,“邮寄无效”、“死人投票”、“重复计票”、“偷运选票”、“销毁选票”等等“骇人听闻”的不实指控,都已被一一证伪而推翻。

但如果要问,大选之後,又有没有人“作弊”?有没有人作“伪证”?有没有人企图以谎言和暴力来窃取选举中自己没有能得到的东西?

那答案是:有!且犯罪的,不是别人,正是川普一伙自己。

自川普11/3败选之後,其内阁的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根据事实、证据和法律,在电视上公开否认了川普所谓的“盗选”一说,并私下告之曰,那纯属“无稽之谈”,是“牛屎”!致使川普狂怒不已,在白宫把午餐都摔到墙上去了。

而巴尔终因不堪总统的“胁迫纠缠”,亦不愿与其“同流合污”,於12/14愤而辞职。

这正如巴尔在1/6特别委员会里的宣誓证词所说:

“I made it clear I did not agree with the idea of saying the election was stolen and putting out this stuff, which I told the president was bullshit,” Barr said in the clip. “And I didn’t want to be a part of it, and that’s one of the reasons that went into me deciding to leave when I did.”

然而,川普却“一如既往”,多次硬要一些州的选举官员改口认证,施压“找出”他所需要的票数。

例如,1/2/2021,川普给乔治亚的州务卿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软硬兼施,非要乔治亚的州务卿数出他要的选票来。

录音记录表明,当州务卿告诉他,计票结果是:投拜登的选票比川普的多出11779票,赢了乔治亚州,这个数字是公正和准确的。

川普则说,“你瞧,所有我想要的是这个,我要你找出11780张选票,比我们嬴所需要的刚好多出一票。因为我们已赢了这个州。”(So look. All I want to do is this. I just want to find 11780 votes, which is one more than we have. Because we won the state.)

──这话听起来,很像是当年毛泽东在布置“政治任务”,要各地官员“徵粮”或“反右”必须达到的“硬指标”。

当州务卿据实以告,拒绝了川普这一无理要求之後,他不但受到入狱的威胁,他和家人也遭到川派大量的骚扰。

又例如,川普指控密西根州的一个郡的计票机有68%的误差。而原司法部长巴尔辞职之後,由川普指定的代理部长(Jeffrey Rosen)和副部长(Richard Donoghue)作证道,重数那15000张票之后,人工再计票与机器计票,结果只有一票之差,误差率为0.0063%。

再例如,川普指控乔治亚州某郡至少有5000张假选票,当代理司法部长要求查看证据时,却始终无人能拿得出来。

然而,12/27/2020,川普不顾代理司法部长和副部长一再否认选举有弊的说法,仍坚持要求司法部出面给一些州去信。

根据通话记录,川普说道,在信里“你们只要说‘该选举腐败’就好了,其余的事,交给我和共和党议员来办。”(“Just say that the election was corrupt + leave the rest to me and the R. Congressmen”, Trump said on the call, according to Donoghue’s notes.)

同时,又多次暗示诱导道,只要发出此信,你们将被正式任命为部职,否则,就要撤职换人。

更有甚者,川普一伙,12/14/2020,在亚利桑那、乔治亚、密歇根、内华达、新墨西哥、宾夕法尼亚、以及威斯康辛州,公然伪造州选举人团的认证文件,并在1/6认证之前送达国会,强求副总统彭斯接受。

1/6听证会上,出示了至少五个州真假认证书并列的图片,那些伪证书甚至连州徽和印记都没有,就拿去蒙混。

请问,这是不是“明目张胆”的“盗选”行径?

照片2,亚利桑那州选举人团官方正式认证书,及川派伪造的赝品。

赝品上居然也有一帮人“装模作样”地签了字,他们自己也知道这是违法乱纪的事,但有些人被邮件告知:“如果以后被起诉作了伪证,有人会替你们支付法律诉讼费用(legal fees)。”

这些“偷天换日”、“賊喊捉賊”的烂事丑闻和肮脏活计,以往恐怕只有在中国黑暗官场里,才可以看到和听到。

其次,副总统彭斯是否有权推翻州政府对选举结果的认证?

在1/6的前几天,就这个议题,彭斯的律师Greg Jacob与川普的选举律师John Eastman,在川普面前曾有过激烈的辩论。

这两位律师,同门毕业于芝加哥大学法学院,前者从宪法和历史事件等各方面,对於第12修正法案及副总统的权限,作了透彻的说明,驳得後者“哑口无言”。最後,Eastman不得不承认,自己认为“有权”的说法,就是送交到最高法院,结果也将会以九比零被否定。

前共和党退休资深法官J. Michael Luttig,在听证会上宣誓作证,也认同这一点。

但川普定意要彭斯翻盘,於是在1/6当天暴乱前的煽情集会上,Eastman又顺着川普的要求改口,说彭斯可以依法推翻认证,怂恿暴徒们去“合法”地冲击国会。

1/6政变失败之後不久,Eastman知道大事不妙,立即给川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Giuliani)发电子邮件,要求把自己列入川普总统的大赦名单里去。("I've decided that I should be on the pardon list, if that is still in the works,")

然而,他并未得到川普总统离任前的大赦。

这里,我们又一次看到川普的劣商从政套路。那就是:威胁利诱,软硬兼施,什么无耻的违法要求都说得出口。他这里的算盘打的是,一旦肮髒事干成了,当总统的是我,如若败露,即刻翻脸不认人,矢口否认一切,反正到时候作伪证,进监牢的是你,与我何干?

川普的前律师科恩(Michael Cohen),在2016年竞选时,奉命非法为川普的性丑闻付“封口费”,就是这样中招入了狱。

而Eastman如此“未雨绸缪”,在判罪之前便要求“御赐”类似中国宫廷“铁帽子”或“黄马褂”之类的“豁免”,已说明他是“知法犯法”,心中有鬼。

1/6特委会曾传讯Eastman,要求他说明自己在1/6政变中的作用。这位“很懂法”的律师,几百次地反复引用第五修正法案,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总之,尽管1/6那天,一度黑云压城,“川卫兵”暴徒携带凶器上演了全武行,副总统彭斯和国会议员们一起,仍坚持按法律行事,庄严公正地完成了大选程序,美国人民最终选出了新总统拜登。

川普不但自己违宪,还痛骂彭斯依法行事是“胆怯”和“软弱”(wimp, P-word)。

而那些被川普煽动,一路“打砸抢”冲入国会,要推翻美国宪法,并要绞死彭斯、普洛茜的暴徒,竟被人说成是“爱国者”和“旅游观光客”!

如此“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世间还有比这更无耻下流的政客吗?

最後,奉劝那些直到现在还在相信或说拜登“窃选”的人,应当有勇气正视1/6听证会披露的那些事实;然后,要么拿出证据,公开站出来为川普辩白,要么诚实接受,并从自己心里开始反思。

如果一味拒听拒看真相,那只是懦夫的办法。

我们信守并追求“真相使你得自由”(The truth shall make you free.),而不是如圣经说的,像那些愚顽人那样,看见真相便存心抗拒,心蒙脂油 ,硬着颈项,大声喊叫,捂着耳朵,一齐拥上前去打压。

“你们说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免得你们落在审判之下。”(雅各书,5章12节)

“人一切所行的,在自己眼中看为清洁;惟有耶和华衡量人心。”(箴言,16章2节)

那些胡謅什么“川普是古烈王”的教会人士,应当尤其听得懂,我是在指何而言?

写于2022年6月29日。

(返回)


相关阅读:

小鹰:《怎样才能让官员讲实话?》 (2022年5月30日) (附图片)

小鹰:《决非无知,实属定意》 (2022年5月13日)

小鹰:《评王克斌的<俄乌战争透视>》 (2022年4月22日) (附照片)

小鹰:《从“厨房辩论”到“侵乌战争”》 (2022年3月14日) (附照片)

小鹰:《“铁链女”案与“小白菜”案》 (2022年2月26日) (附照片)

小鹰:《叫不醒的“书呆子”里,还有谁?》 (2022年2月16日)

小鹰:《醒醒吧,书呆子们!》 (2022年2月6日)

小鹰:《有两拨人》 (2022年1月17日)

小鹰:《从悼念唐伟所想到的》 (2022年1月5日) (附照片)


链接网站首页-阅读更多内容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