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习作园地]

老马与小马

小 鹰


最近网上流传着这样的帖子:

看看活超人马斯克坐在特斯拉上的“奇谈怪论”~所谓马斯克的《资本论》:

马斯克:剥削来自于权力,非资本!

网友:马斯克这一句话顶得上《资本论》的230万字了。民众在舆论的引导下,让小粉红觉得剥削自己的是资本的力量。马斯克却把矛头指向政权,认为是权力导致了剥削,不知道小粉红有没有勇气面对?

权力本身不产生财富,就是靠出卖社会公平正义,剥夺他人的财产来获利。

资本做的是增量,创造的本来不存在的价值,满足的是市场需求,增进的是公众福利。

马斯克的一句话挖掉了世界上别人的祖坟:剥削来自权力,而不是资本。资本主义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不受任何制约的权力。

               x               x               x               x

这一类帖子,最近送我的很多,有人还不止一次。开始时我不在意,送多了,就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概念。

“资本”本身是一个死物,放在那里,什么也不会产生。只有当人用它来运作,加上自然资源和人工劳动,才能创造出“社会财富”,或者,说得刺激一点,叫做“剩余价值”。在此“创造”过程中,这三个要素,缺一不可。

因此,“社会财富”或“剩余价值”的合理分配,要兼顾到这三个来源。

分配中有没有剥削?这要具体分析,因为复杂,尤其是对创新和设计贡献的估量,故不可简单平均;原则上,主要是要保证各方面平衡和满意,使能够保持长期健康地持续发展的趋势。

人拥有“资本”,也就是拥有了一种“权力”,所以马斯克的企业,搞什么和怎么搞,是他说了算。

当然,企业的权力与政治的权力不同,但不可否认,权钱之间是可以交易的,尤其在专制政体之下,一旦官商勾结起来,破坏经济法则,那“剥削”就成为常态了。

其实,在封建专制、小农经济的中国,和刘少奇一样,老马就是个“走资派”,他会力挺资本家发展社会经济,因为他主张,只有实行一个具有完整三要素[注]的“资本主义”,才是封建专制社会的出路。

1848年,在《共产党宣言》里,老马就痛斥还处在封建社会的“德国的假社会主义者”们一味地“诅咒资产阶级”,嘲讽他们把“社会主义文献”“从法国搬到德国的时候”,忘记了要先把“法国的生活条件”──“现代的资产阶级社会”,以及“相应的物质生活条件”和“相当的政治制度”──搬到德国来。

1867年,在《资本论》第一版序言中,老马更强调,“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产生,不但是“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它还是既不能跳过也不能用法令取消自然的发展阶段。”

老马的这些批判,对100年後的中国,也完全适用。

这个马克思,是不是与毛泽东说的正相反?是不是与你所知道的也有点不一样?

这也就是正统马克思主义──请《闭卷判分》,不问“姓甚名谁”,只看是否“言之有理,言之有据”──所说的:不是“社会主义”救中国,而是“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可是,很多中国人老是弄不明白这道理,至今仍非要打倒他们不可,不知道是为什么?是不是还在替毛文革反“走资派”打工效力?

[注]:资本主义的三要素是指:经济上的“自由主义”和“资产阶级的竞争”,政治上的“代议制国家”和“资产阶级的法”,以及对体制监察的“资产阶级的新闻出版自由”和“资产阶级的平等自由”。(参见:小鹰,《马克思 Verses 毛泽东──评杨继绳文革史<天地翻覆>之三》)

小马是个现代西方的资本家,理念先进,眼光远大,他那样讲,其实和老马一样,都是反对“权钱交易”与“官商勾结”带来的剥削。

而许多中国人就难说了。

在专制政体之下,中国不少官员和土老财却不是这麼想的,反倒像是偏好这一口儿,官商间行贿索贿成了常规,社会黑暗腐败不堪。

他们以垄断国有为手段,任意设立法规,联手暗箱操作,化公为私,大小通吃;又竭力打压“舆论自由”,媒体姓党,严密监控;打压“低端人口”,霸蛮拆迁,赶尽杀绝,扼杀真正的“自由经济”体崛起。

更不用说,一些企业主滥用“资本”赋予自己的“权力”,弄虚作假,坑蒙拐骗,巧取豪夺,苛待员工,搞996,硬核奋斗模式,甚至如黑心煤老板虐待奴工等,以致猝死跳楼不断;而医院也毫无人性和公义,不顾病人死活,只知漫天要价;以及野蛮滥伐滥采自然资源,肆意破坏生态,恶劣污染环境,……。

所有这些,无法否认,都是为了榨取最大私利,且已构成社会性大规模残酷的“剥削”。

现在的中国,貌似有着资本主义的躯壳,却没有现代资本主义的灵魂。正如老马所说,他们搞的并不是“资本主义”,而是“封建的‘社会主义’”。

事实上,“资本”本身不会“剥削”──老马也没说它会,而是人会,有权便会,有特权就更会──老马也是这么说的。

所以,小马的说法,和老马一致,帮不了他们什么。

他们既读不懂老马,也看不懂小马;

他们完全不知道什么是现代“资本主义”,也不明白为什么西方国家早已不承认中国是个“市场经济”国家;

他们不认真读书思考,却顶喜欢“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往往就最宏大事宜发些不着边际的点评;一点皮毛知识只源於“道听途说”、“人云亦云”,什么事都凭感觉跟风,先入为主,拉帮结派,槌胸顿足,一拥而上,且傲视江湖,自我感觉一贯极佳。

这也包括一些“有文无化”的所谓“政治学者”和“经济学家”在内。

人的气质素养“天差地别”,所作所为,以及谈吐文章,当然也不可“同日而语”了。

……衣架有伐?

写于2021年感恩节後


相关阅读:

小鹰:《“资本逐利”辨》 (2021年12月8日)

小鹰:《老马与小马》 (2021年11月27日)

小鹰:《鲁迅的译作:<亚克与人性>》 (2021年9月7日)

小鹰:《辨问于丹“救人一命”说》 (2021年8月23日)

小鹰:《辨问易中天“一毛不拔”说》 (2021年7月18日)

小鹰:《转了“基因”的“钱式鲁迅”》 (2021年4月24日)

小鹰:《答“宗教决定”之说》 (2021年3月8日)

小鹰:《答“咬文嚼字”之问》 (2021年2月18日)


链接网站首页-阅读更多内容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