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习作园地]

答韩家亮点评

小 鹰


我很少去看CND的评论区,那里的“真知灼见”不多,斗嘴骂架的不少,互吹互捧的也有,加之言语往往粗俗肉麻,不堪入目,更不愿意在这种“俱乐部”里发声,以为还是在台面上另写回应的好。

最近,针对拙作《老马与小马》,以及《“资本逐利”辨》,韩家亮一连发了八条点评,说来说去,无非就是:“小鹰不懂经济学”,“马克思极端反动”, ──来回给读者“消毒”。

不过,我想,伊隆·马斯克竟然不喜欢“营销”(marketing)的概念,那他肯定也不能“pass”你韩“教授”的“这门入门课”,可是他和亨利·福特,还有比尔·盖兹、华伦·巴菲特,他们几人讲的和做的,都比您强多了,是不是?所以,我宁愿听听说说他们的“经济”理念,而不是你的那些101“说教”。

现在已是二十一世纪,人家早已“巴菲特”了,您还在“周扒皮”,真够可以的,您那点儿“政治经济”小知识早该更新啦!

我并不赞成马克思所有的说法,但我写的,只是我赞成他的几个地方。

而你所知道的“马克思”,不过是重复上世纪从毛泽东那里听来的几句话,你一直看不明白真相,仍被“那恶者”牵着鼻子走;现在又一味否认“剥削”,反对“抗争”,努力地配合权贵们维稳。

这正如以前一些人拥戴“马克思”,结果掉在“毛”坑里,现在一些人大骂“马克思”,结果还是掉在“毛”坑里,怎么回事啊?

殊不知那都是些不合中国国情的毛记假“马克思”,要知道,在封建专制的中国,马克思根本不是什么“社会主义者”,那里真正的马克思就是个“走资派”,他是封建帝王毛泽东们的死敌!

我戳穿并剥下“毛”披在身上迷惑人的假“马”皮,“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裸体只剩下了一具僵尸“秦始皇”,这有什么不好吗?

你看了我的文章,见哪里有不爽,最好撰文“大批判”,具体讲出个一、二、三来,不要光“上纲上线”,拿红帽子吓唬人。仅从这一作派来看,您不像是在“包容思想,言论自由,文明讲理”的西方受过系统教育的人,倒像是毛文革中的那些文痞笔杆子。

至于“马克思极端反动”一说,您这是在美利坚发言论,这样讲,自然极其安全;而给我戴上“马克思主义”的红帽子,正如在大洋彼岸,放胆大骂“汉奸、卖国贼”的那些“爱国贼”,嘴脸虽略有差异,思维和行径却出于同教同门。如果文革再来,无论在哪里,踊跃做打手的,还是这帮人。

韩家亮是个万能“专家”,古今中外,无所不通,CND上少有什么文章他不置喙叼啄的,又尤喜霸凌新手,形同“城管”,且乐此不疲。受过他气的人不少,前些日子CND上就引发过一场抗议他的风波。

此人什么来路?我不清楚。不过几年前,我也是个“新手”,照例挨过他的“杀威棒”。记得那时有位仁兄实在看不过去,出手怼了他一句:“韩指导员,滚回你那县里去吧!”看来,还是有人知道他的底细。

这种人还是少一点的好,以便让CND评论区变得干净和文明起来。

最後,对各位阅读、思考、关注拙作,以及褒贬,无论对错,在此一併致谢,欢迎有更多的文字深入交流和讨论。

写于2021年12月19日。


相关阅读:

小鹰:《“资本逐利”辨》 (2021年12月8日)

小鹰:《老马与小马》 (2021年11月27日)

小鹰:《鲁迅的译作:<亚克与人性>》 (2021年9月7日)

小鹰:《辨问于丹“救人一命”说》 (2021年8月23日)

小鹰:《辨问易中天“一毛不拔”说》 (2021年7月18日)

小鹰:《转了“基因”的“钱式鲁迅”》 (2021年4月24日)

小鹰:《答“宗教决定”之说》 (2021年3月8日)

小鹰:《答“咬文嚼字”之问》 (2021年2月18日)


链接网站首页-阅读更多内容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