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习作园地]

川普“封口费”案之我见

小 鹰


5/30/2024下午,纽约法院“封口费”一案陪审团成员一致裁定川普34项罪名全部成立,7/11将由法官判决量刑。

和多数人一样,我也认为,此结果表明,无论你权势和财富有多大,在美国无人可以高于法律。

然而,在川普阵营中,立即如同炸了窝一般,政治家和博学者们“如丧考妣”、骂声不绝。

一种典型的指斥,就是如国会共和党议长Mike Johnson所言:美国司法体系已经“政治化”和“武器化”了!

这是两种截然相反的看法。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

大家都记得,多年前,川普在竞选总统时,曾大言不惭地宣称:“我就是在纽约第五大道上开枪杀了人,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他为什么如此自信?就是因为有这位议长的这类说辞罩着,即:若要定政治大佬有罪,就是“政治迫害”!就是把法律“政治化”、“武器化”!

然而,我们不应空扣帽子,空口否认一切。究竟是不是”政治迫害“?这要具体看这个案子,以证据、事实,以及法律本身为依据。

首先,要看此案的性质。

川普是于2006年中与那位色情女星(Stormy Daniels)有染的,而2005年初,他刚与第三任妻子Melania结婚。如果是普通人的婚外情,为家庭名誉付付费封口也就算了,没人在乎。故此事并未声张,无人知晓,直到十年之後,川普开始在美国竞选总统。他和他的团队于2015年就在策划对涉及川普的各种丑闻事件实行“封口”,包括由某杂志出面买断川普与另一女人的“绯闻故事”,然后永不发表(catch and kill it)等。

而问题就出在这里。

要知道,川普此时不再是个“普通人”了,他已是美国总统的候选人,即他们的一切,通常要在“显微镜”下经受媒体和公众的严格审视。因此,在这麼重要职位的选举问题上,要做手脚以欺瞒选民,这就构成一个重大的政治事件了,如果说是“企图盗选”,并不过分。

川普自己和他的竞选团队十分清楚,该丑闻是否披露,事关选战成败,而直接“封口”又有违竞选法,故算尽机关,决定由律师自己出面担纲,并伪造商业文件,把“封口费”当作日常“律师费”开支,以遮掩耳目、蒙混过关。

而其中特别具有戏剧性的是,他那位律师(Michael Cohen)当时甚至细心到安排用自己的房屋抵押贷款来一次性支付该色情女星13万,而不是直接从自己的银行账号里出,以免老婆发现起疑,走漏了风声。──如果心里没有鬼,为什么要这么绕?

川普无疑是位“精明过人”、“锱铢必较”、一生“不是告人”就是“被人所告”的“官司老手”,现在说川普自己不知就里,被人轻松划走13万,这是真糊涂,还是装傻卖乖?

其实,“让别人去替他挡子弹”,这也正是川普本人行事的一贯套路:事成──我做总统,事败──你进局子。他的财务总监、他的私人律师,以及1/6/2021被他怂恿去冲击国会之众人,无不如此入套。只有他的副总统彭斯,2020年大选时,坚持原则,拒做伪证,没有为他去“光荣”,却因此就要被川普和他的“铁秆”们吊死。

其次,要看审理的程序。

该案严格按照标准“陪审团制”操作。开审前,由双方挑选确认的12位陪审员,都是些事前不知道该案,也没有政治倾向的普通美国人。随後,他们听取证人证言,看了控辩双方提出的证据,以及辩控双方的说辞和对证人的严词交叉拷问,最终,经过他们关起门来自己辩论,凭良知做出一致的决定。

对此决定,无论是法官,还是控辩双方律师,届时均无法左右,只能“提心吊胆”地等待这十二位“普通公民”的裁定。这就是美国司法体系里“陪审团制度”的美丽之处。

有人说“对川普的审判是一场巨大的法律灾难”,我看刚好相反。

正如有人评论道:陪审团制一直被认为是美国宪法共和制度皇冠上的珠宝。陪审团把事务的实际控制权交到了受治者的手中,而不是交给治人者。

Trial by jury has long been considered a jewel in the crown of America’s constitutional republic. The jury puts the real control of affairs into the hands of the ruled, or some of them, rather than into those of the rulers.

此外,法官也给当事人川普当庭宣誓作证、为自己辩护的机会,他也可以经受辩控方的交叉询问,直接申诉自己为什么是无辜的。但他拒绝出庭作证,也没有就案子内容不实提出任何否证来。他只是每每在庭内外一味攻击和威胁法官及相关人员,才被法官施加箝口令(gag order)。如果是普通人如此大闹,藐视法庭,恐怕不只是罚款,而是早就押起来了。

因此,我以为,整个案子是清楚的,异议人士最好能具体谈谈审理中的问题,指出有什么不当之处?否则,将来沿用了几百年的“陪审员制度”就不再适用,今後所有政客都可以罔顾法律、“为所欲为”,只要以“政治正确”代替“法律制约”,来回宣称受到“政治迫害”,就可以逃脱法律和公义的审判了。

我还以为,後者才是把司法体系“政治化”和“武器化”。试想,如果让这样一帮“政客”以此为借口,将自身凌驾于法律之上,是不是很恐怖啊!

不仅如此,这些人还在千方百计地设法毁坏“陪审团制”的公正性。

据报道,自该案开庭之後,有直接往陪审员家里送钱去的,川普团队中一些可能的知情证人,突然被大幅提高工资,或许以优厚的退休待遇,同时附带“川普总统很关心和惦记你”之类的“问候”,……当然,所有这些都伴以“眨眼”和“点头”等无声肢体语言。这些“防患未然”的准“封口”措施,谁也抓不住什么,只要“你懂得”就好了,非常“专业”。

(“Multiple Trump Witnesses Have Received Significant Financial Benefits From His Businesses, Campaign”, Read in ProPublica: https://apple.news/AiZIsuUE9Tny1-2mj6vyFjg)

总之,我们不应抽象地、空洞地谈论某事是否是“政治迫害”?凡事要具体分析。

这正如不久前,拜登父子“受贿乌克兰能源公司”一案曾闹得“沸沸扬扬”,已到了要弹劾总统的地步。

然而,要决定这究竟是“贪污腐败”,还是“政治迫害”,最好的办法就是依法调查,查明真相。

的确,司法部立即立案侦察,指定由被川普任命的检察官David Weiss负责该案。调查结果坐实该指控是来自俄国情治机关有意释放的谣言,是旨在影响美国大选的一场“政治陷害”。

当然,有人又会说,这位检察官肯定是川普痛恨的“深层政府”(the deep state)中的一员,是“华盛顿沼泽”里有待清除的一只“犀牛”(RINO── Repulican In Name Only),即名义上的共和党员。

而现在川普和共党高层人物也已多次扬言,若2024年川普不能当选,就不接受选举结果。就是说,如果川普没赢,选举就一定是欺诈,然后再来个1/6,或全国暴乱?

换句话说,只有他赢了,才叫做“公正”选举,别人赢,都不算数。世上有这样霸道的“泼皮牛二”式逻辑吗?那还选什么?自封皇帝登基就好了。

分析至此,那些相信美国法律已经“政治化”、“武器化”的人,顶好“换位思考”一下,诚实地扪心自问:倘若“封口费”一案的主角是拜登,自己又会如何想和怎样做?──答案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在陪审团裁定之後,川普立即向媒体表示否认,并声言:这是个骗局(a scam),真正的“判决”(a real verdict)是在11月5日的大选之时。

公民川普受不受法律制约?他有没有犯法,这只能根据事实和法律来决定,而不是什么“让选民投票决定”。若是这样,那和文革中“群众专政”,一切由群众说了算,有什么两样?

美国的大选,不是选“皇帝”──选出一种“最坏的动物”来管理国家。

川普多年前,信心满满地说,“就是我在纽约第五大道上,开枪杀了人,我的选民还是会选我!”

这就是独裁者对其追随者的基本要求:愚忠(Bland Loyalty)。

正如“毛主席的好学生”柯庆施,1958年在中央成都会议上鼓吹:“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

据CNN报道,在川普被纽约陪审团裁定有罪之后,中国网民微博舆论倾向川建国同志(Comrade Nation Builder Trump),希望美国2024年打起内战。

“It seems that in 2024, a civil war in America is not just a dream!”

Another said: “Comrade Nation Builder Trump should not be fighting alone.”

文革中的红卫兵正是如此盲从,以致至今“青春无悔”、“不忘初心”、“革命薪火代代相传”,如今漂洋过海成了“红帽兵”,有幸再过一次“三忠于”、“四无限”的瘾。

川普对这帮“川顽子”的愚忠心态拿捏得很准。其护身符是,“我为你们上法庭!”,“谁敢因此定我的罪,就是‘政治迫害’!”这些煽情话就足可让他们“涕泪横流”,愈加“死心塌地”护主。

于是,那些愚顽人看见真相便存心抗拒,心蒙脂油,硬着颈项,如圣经所说, “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前去”(使徒行传,7章57节),连什么“橙色耶稣”、“川普为世人被钉上十字架”都说得出口。

现在对这个事件,人们都在选边站队,每个人的态度和好恶越来越清楚,很难调和。

然而,如《圣经》所言,膜拜假神、邪灵和偶像是对主耶和华的极度亵渎,各人自当小心分辨为好。

写于2024年6月4日。

(返回)


相关阅读:

小鹰:《她这是要蒙谁啊?》 (2024年3月21日)

小鹰:《马屁精的职责与技艺》 (2024年3月14日) (附照片及视频)

小鹰:《“股市只能让富人更富” + 後记》 (2023年12月21日) (附照片及视频)

小鹰:《没有了他俩,这世界只会变得更好》 (2023年5月21日) (附照片)

小鹰:《思世曉義──乌克兰与美国》 (2023年3月18日)

小鹰:《川普与“侵乌战争”一周年》 (2023年2月18日) (附照片)

小鹰:《2022打油问答──见闻有感》 (2023年2月6日)

小鹰:《答对<川普 vs 联调局>的点评》 (2022年11月16日) (附图片)

小鹰:《“‘你也不怎么样’主义”之考》 (2022年11月3日) (附图片)

小鹰:《老川神遊记》 (2022年10月11日)

小鹰:《川普 vs 联调局》 (2022年8月11日)

小鹰:《“一月六日事件听证会”有感》 (2022年6月22日) (附照片)

小鹰:《怎样才能让官员讲实话?》 (2022年5月30日) (附图片)

小鹰:《决非无知,实属定意》 (2022年5月13日)

小鹰:《评王克斌的<俄乌战争透视>》 (2022年4月22日) (附照片)

小鹰:《从“厨房辩论”到“侵乌战争”》 (2022年3月14日) (附照片)

小鹰:《“铁链女”案与“小白菜”案》 (2022年2月26日) (附照片)

小鹰:《叫不醒的“书呆子”里,还有谁?》 (2022年2月16日)

小鹰:《醒醒吧,书呆子们!》 (2022年2月6日)

小鹰:《有两拨人》 (2022年1月17日)

小鹰:《从悼念唐伟所想到的》 (2022年1月5日) (附照片)


链接网站首页-阅读更多内容


(返回)